戰“疫”總動員:憋瘋的求職者,分化的企業主,刷新的招聘業
日期:2020-02-26 瀏覽

如同《盜夢空間》里的那枚陀螺,阿飛見證了疫情對“既定時空”的“扭曲”。


鼠年春節前后,他整整賦閑了3個月——畢業四五年,他從來沒這么閑,也從來沒這么急。


求職者們心急如焚,企業主們則兩極分化。


拉勾網聯合創始人、CMO鮑艾樂發現,大企業復工和招聘都安排得有條不紊。但大多數創業公司,“不管是創始人還是HR,基本上是一臉懵的,春節前放出去的Offer怎么辦,招聘計劃是否推遲增減等,完全不知怎么辦”。


不同行業對于人力人才的渴求度也開始分化:餐飲、旅游等線下行業幾乎停滯;遠程辦公、生鮮電商等業務暴漲,招聘需求也前所未有的澎湃;拉勾的調查顯示,大概有兩成公司招聘需求增加,三成公司招聘加急,也有不到兩成公司縮減了招聘需求。


傳統的線下招聘模式已然失效,互聯網行業過去鮮少問津的視頻面試,逐漸成為主流——京東的春招計劃中,面試全部線上化、遠程化。


“時代的一粒灰,落在一個人頭上,就是一座山”,在疫情兇猛的當下,招聘行業迎來一場前所未有的變革。


01 快憋瘋的求職者

讓阿飛一度疲憊和厭煩的“996”生活,他從沒像現在這般渴求和懷念。


大年初六,阿飛就趕回了北京——他擔心疫情讓招聘坑機會縮減,“趕回來搶坑”。


春節前,他曾拒絕了好幾個Offer——與中意的娛樂行業有點遠,拒絕;做運營而不是他擅長的媒介,拒絕;工作地點或者公司總部不在北京,拒絕,“那時候覺得不愁Offer,特別挑”。


突然引爆的疫情,讓他慌了神。


節前,他曾拿到了某頭部直播平臺的終面通知。但直到2月9日,他焦急等待的終面通知,仍然遲遲未來,“是不招了,還是推遲了?咱也不敢問。”


相比單身漢阿飛,王芝的經濟壓力要大得多。


去年,創投市場步入寒冬,公司融資告吹,她被迫失業。家庭經濟逐漸變得捉襟見肘起來,老公在事業單位,收入微薄,孩子的幼兒園學費不菲,每月的房貸車貸一分不能少,她不得不掰指頭過日子。


王芝的個案并非特例。拉勾網剛剛出爐的調查顯示,超過55%的求職者,面臨“快沒錢了”的經濟壓力。


戰“疫”總動員:憋瘋的求職者,分化的企業主,刷新的招聘業        


春節前,已經閑了四個月的王芝,開始動用自己過去積攢的人脈找工作,計劃春節后盡快入職——疫情徹底打破了這一計劃。


一位曾答應年后給Offer的創業公司CEO很抱歉地說,“復工可能會推遲到3月中旬,公司半停擺,等疫情過去再說吧”。


阿飛和王芝的遭遇并不罕見。拉勾網的求職調研報告顯示,八成左右原計劃年后跳槽的求職者,依然有跳槽打算,但同時,75%的求職者擔心企業的招聘需求變化。


需求依然蓬勃,但招聘之門卻變窄了——阿飛和王芝不得不面臨更為激烈的競爭。


過去,阿飛和王芝從事的都是外向型工作——記者、公關,積攢了尚算豐厚的人脈,因此,他們前期主要靠朋友介紹機會。


現在,無論是阿飛還是王芝,都已經登陸招聘APP找機會了,比如拉勾、Boss直聘等等。


“我畢竟是互聯網行業的,所以主要在拉勾找”,阿飛說。同時,他正在調低自己的職業要求,比如,行業從娛樂延展到內容行業、電商行業等,“只要是偏C端就行”,在地域上,“如果北京不好找,上海、杭州都會考慮下”。


02 兩極分化的企業主

在這場全民總動員的防疫大戰中,有不少行業遭遇了暫時性的滅頂之災——新潮傳媒裁員500人,K歌之王全員解除勞動合同等壞消息,接踵而至。


也有不少行業和企業,迎來了大爆發。


業務爆發之下,京東的招聘需求很是旺盛。


2月8日,京東聯手達達集團,向外招攬35000名正式及臨時員工,包括倉儲員、快遞員、駕駛員等一線員工。


新興業務的人才需求,也開始爆發。比如京東健康,疫情爆發后,在線問診的需求飆漲。


此前幾天,京東集團針對應屆生的春招計劃,也應約而至。但尚未看到下行拐點的疫情,也給這次春招帶來了不少麻煩。


3月份原本是校招旺季,但疫情導致學生返校時間不定,學業安排相應調整,無法按以往慣例安排暑期實習;此外,有些原計劃春節后上崗的學生,也會因此推遲入職。因此,京東2月份的這場春招,“更多是對去年校招的補錄,以及為2020年秋招做好人才儲備。”


無獨有偶,疫情爆發之后,盒馬面臨的最大挑戰,就是“找人”——在春節期間,不打烊的盒馬保存了七成的運力,原本能夠支撐春節采買需求。


但疫情爆發之后,在線采購生鮮的需求嗷嗷待哺,運力不足制約業務增長,訂鬧鐘搶菜成為了常態。


彼時,西貝集團董事長賈國龍“熬不過三個月”的訴苦文章剛剛刷屏,店鋪歇業,沒了營收,工資照發,西貝壓力巨大。


看到文章的盒馬北京總經理李衛平,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能否借用西貝等餐飲企業的閑置員工,臨時為盒馬所用,既解決了盒馬的人力饑渴,也為疫時“只花錢不掙錢”的餐飲企業減少了人力負擔?


截止到2月4日中午,已有30多家餐飲企業對接了盒馬——還遠遠不夠,盒馬尚有30000個崗位虛位以待。


就整體而言,疫情對招聘市場的影響幾乎是全方位的。拉勾網的調研顯示,招聘計劃未受影響的企業僅占8%。


但從行業來看,企業招聘計劃同步出現了分化,線下行業招聘取消、暫緩、延遲較多,但不少受益于疫時的線上行業反而在加緊招聘。


拉勾調研顯示,招聘暫緩、縮減、增加、加急的企業分別為49.49%、18.88%、17.86%、31.12%。


同時,加急或者增加招聘需求的企業,也改變了招聘方式,在線宣講、線下面試全部取消,在線招聘、遠程面試成為了主流選擇。


“疫情之下,我們的招聘必須全流程無接觸:在線申請職位,電話視頻遠程面試;電子簽約,一鍵Offer。”京東招聘部門告訴《財經故事薈》。防疫是一場牽動14億人的全民總動員,接下來企業的全面返工、疫后重啟,則是另一場硬戰,而強兵良將,是必勝的關鍵。


沒有企業敢掉以輕心。


03 “刷新”招聘業

供需兩端的變革,倒逼招聘行業迅速“刷新”。


泰合資本管理合伙人郭如意認為,疫情對行業的影響兩極分化嚴重,“線上受益顯著,線下挑戰較大,對某些行業的改變,甚至可能是根本性的。”


具體到招聘行業,疫情對線下工作的藍領的招聘影響顯著。而專注于互聯網招聘的拉勾等,反而受損較小。


“我們一季度的業務,應該能保持基本平穩”。鮑艾樂告訴《財經故事薈》。


與大部分企業高管一樣,鮑艾樂曾一度低估了疫情的嚴重性,“最初覺得是個地域性事件”。


武漢封城之后,鮑艾樂心頭一緊。當晚23點,她搶購了一批口罩、護目鏡等,凌晨三點,當她想再次加購時,發現已經脫銷。


隨著疫情逐漸擴散到全國,拉勾高層達成了共識,這個疫情可能比較復雜,波及面會比較大。


公司原本的節后計劃和工作節奏開始重排。“這不亞于一場戰爭”,鮑艾樂如此比喻。


一些活動被延遲。按照慣例,拉勾會在春節復工后,舉行名為“全民升職季”的大型春招活動,如今,活動和廣告投放已經往后一個月。


同期,員工健康管理計劃上線。拉勾的行政部門,一度還試圖采購7萬只口罩等防護物資和消毒物質,送給客戶。


應對疫情的業務產品緊急上線。大年初一當天,在拉勾的高管群里,上線視頻面試產品被提上了議程,產品經理緊急開工,技術部門同步配合,戰“疫”開始了!


過去,視頻面試在互聯網行業不受待見——互聯網人才的技術、專業門檻要求較高,企業更傾向于面對面的深入交流。


疫情讓慣性戛然而止,無接觸招聘、視頻面試成為了企業的共同需求。


拉勾的調研顯示,超過60%的企業在疫情期間會選擇在線面試。其中,大約有近三成企業,認為視頻面試可以滿足全流程的面試需求。


“我們也不認為疫情是利好,企業的長期競爭力不看一時。但B端企業主和C端求職者的需求來了,我們肯定第一時間滿足”,鮑艾樂想得很清楚。


2月12日,拉勾的視頻面試產品突擊上線——只需兩步,HR對候選求職者發起“視頻面試”并指定“面試官”,發出面試需求,指定的面試官收到通知后,隨即安排面試。


盡管視頻面試是疫時的不得已選擇。但是,過去習慣了線下面試的企業,如今嘗鮮視頻面試后,大多不是“不習慣”,而是“相見恨晚”。


比如創業公司小馬物流。嘗試了遠程面試后,其招聘負責人頗為驚喜,“第一節省了成本,以前像銷售主管這種職務必須到總部面試,差旅成本不菲;第二,節省了時間,以前線下面試,一天只能約四五個人,要是約好的求職者又放了鴿子,面試效率還會更低。現在遠程面試,隨時開啟,半小時一個,一天能面幾十個。”


鮑艾樂對視頻面試的前景也很樂觀,“過去,互聯網公司和HR普遍沒有嘗試視頻面試的原動力。疫時的不得已為之,先讓他們嘗試下,用慣了之后,可能會沉淀下來,逐漸普及。至少前期的面試,能不能替換為視頻面試呢?”


為了推動視頻面試盡快落地,拉勾特意在2月13日上線了“無接觸招聘專場”,“面試”、“入職”、“辦公”全流程在家化,“48小時入職反饋,24小時面試邀約”。


所謂“擒賊先擒王”,專場的啟動從“大廠”開始”。


這場“大廠專場”活動,已經得到40余家互聯網巨頭、獨角獸的呼應,包括阿里系的阿里口碑、阿里健康,京東到家,百度系的度小滿金融,以及好未來、好利來、唯品會、聯想集團、搜狐集團、趣頭條、叮咚買菜等等。某位大廠招聘負責人對這一活動很積極,“說到底,員工是企業最寶貴的資產,要是冒險線下面試帶來傳染,導致全員隔離,企業不得癱瘓半月?這個險不該冒。”


作為求職者的王芝,對視頻面試也相當青睞。王芝住在北京南五環外,1月初,她接到一場后廠村的面試,從南到北,公交往返長達四個多小時,“精疲力盡,效率太低”。


視頻面試,不僅順應了江湖之遠,也呼應了廟堂之高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就業促進司司長張瑩2月11日鼓勵企業,“網上面試、網上簽約、網上報道”。


這場疫情,對企業恰如一道分水嶺,適時應變,完成新一輪數字化轉型;固步自封,就會步步落于人后——互聯網企業戰“疫”過程中,快速上線新產品的創新力、彈性應對的敏捷力等等,也會沉淀為常態化能力。


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逾越,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,《盜夢空間》里的陀螺會停止,兇猛的疫情總會過去,招兵、養兵、用兵的長期需求,依然步履不停。


這場防疫總動員,對于企業主、求職者、招聘行業都是一場意料之外,但不得不面對的鍛造、錘煉和考驗。

上证指数走势